江暮雪|A.R.M.Y。

◢ ◤


「愿你以渺小启程,以伟大结尾」

-
许书忱/江暮雪。戏文兼修。
十八线写手。混圈杂且混沌邪恶。
会疯狂点小蓝手,会把lo当wb用。请慎fo。

正泰/贾尼/锤基/瑞金/佩帕/雷安雷/雷卡/空军组,偶尔维赛维。洁癖不严重。不吃瑞右。
我永远喜欢防弹少年团。团偏糖。
DJ SNAKE、抖森和羽生结弦的迷妹。

偏爱日本文学。电音中毒。
日常丧。性格很差劲。
傻白甜困难户。排版强迫症患者。

对了——
闵玧其你他妈是世界上最swag的男人!!
王杰希!!雷狮!!格瑞!!Jarvis!!我爱你们!!!
-

「只能活一次的人生当然要比谁都炽热」

你要长大,你要学会接受离别。因为总有人要走。

一直觉得终此一生我可能都会活得不像样。我无法认同无法适应现实里很多东西,但我始终无法停止在现实里寻求认同感。

       "养不熟的。没办法。空缺的时间太久,他要的太多。哪怕用整片海域也已经填补不了一个小小的空洞。你给他再多的安全感和爱也只有一时,你不会知道在哪个瞬间哪句话哪个动作就会让他突然崩溃,只想逃跑。
       "但他不会恨你,你能理解吗...清醒过后,他只会责怪自己。责怪自己为什么无法处理自己对安全感的缺失,为什么总是把一切搞砸。然后他不会再见你,他太过习惯于逃避和抗拒,已经无法再承受这样的负罪感"。

瞎几把写写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我记得。自我到来之日起,华山的雪从不曾停过。偌大的华山,总有众人偕行。只我一个独来独往。我时常提一壶酒,将长剑伫于身边,坐在山顶看雪。云海浩渺,我看得天地间上下一白、听得风声凄厉呼喝,任凭雪落满头。而后是寒冷、雪盲。
       起初总是大师姐来寻我,搀我回房中。路上她同我道,"江湖儿女,本当意气,执剑纵马过金陵,你既悟剑悟得好,又何苦如此"。她眼眉儿英气,目光纯澈胜寒潭三分,红唇张合得轻快。我伏在她胸前,听见她胸膛里温热跳动。可我摇头,只吃吃地笑。她亦不再言语,眉峰一蹙过后,不过无声叹气。我这样同她一步一步地走,雪上步履蹒跚,尽已白头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后来她再不曾来,余我一个浩渺雪域里踉跄行路。一壶酒,三尺剑。跌跌撞撞,形如癫狂。
       可我始终不曾问她,师姐啊...道是不负天下人,不负手中剑。可这天地浩大,怎的连你两行脚印都留不住。
   
   

抱歉让大家担心了...已经没事了。暂时没有精神去一一回复,但是很感谢大家。那一条我等会儿会删掉。

大声告诉全世界《The Big Blue》的车补档成功啦!!!

全文

小小声念叨。
如果攒够了钱的话暑假想出维赛个人志...不盈利,纯纪念用的那种。收录很喜欢的几篇文(包括已经删掉的),还有《Middle》的完整版。

收到了新的提问!!关于这个问题想说的真的有很多...字数原因只能在这边回答啦!!
    
   
这篇文的灵感来源是取材于深度潜水的法国老电影《The Big Blue》,其中关于现实和理想化、爱与失去的冲突的部分。在我看来赛科尔和维鲁特的性格近乎是两个极端,理智与随性、自由和克制。
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里有这样一句,"如果要去爱一个人,你要想清楚是否愿意为了他而放弃如上帝般自由的心灵,从此心甘情愿有了羁绊"。我想表达,就是这样的冲突。现实是很难的事情,家族、身份、他人眼光、未来,他们之间其实隔着很多东西。
       
卡士士给我的文评里有一句也真的非常非常合适,"没有磨平棱角的时候锋芒会把对方刺伤,但磨平了棱角变得圆滑之后又无法再拥抱对方"(大概是这个意思)。
两个人想说的都没说,他们都在衰老,都以为足够成熟、可以去完全地接纳。但是没有啊,末日之后他们只是平凡的旧日英雄。他们不适合现实,他们已经不一样了。末日、政变以后。流浪。漂泊。在现实里浮浮沉沉。他们越走越远,在平凡里,他们生死与共的爱情只能用来思念。
    
   
写《The Big Blue》的时候脑子里一直有一片空旷的碧海蓝天,心情很荒芜。写完之后看着外面的大太阳,突然就有了想去跳海的感觉...啊...实在是没有办法形容我对这篇文和这部电影的喜欢。x

收到了3条提问!!希望有小仙女继续找我提问呀!!提问箱链接我发在上一条lo文里了。

虽然应该没什么人看到...但还是想玩提问箱!!
这个这个↓

https://peing.net/zh-CN/fordjsnake?v=1&event=0